第十六章 .新官上任_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
书荒啦文学网 >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> 第十六章 .新官上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六章 .新官上任

  赵军从周建军手里接过一张清单,见上面写著电视机一百台、收音机二十台、电冰箱一台、洗衣机一台。

  "姐夫。"赵军问周建军说:"冰箱、洗衣机咋那就一台呢?

  "那玩意谁要啊?"周建军隨口应了一句,但紧接著他看了赵军一眼,道:"一样一台就够啦,没人跟咱家抢。

  这年头,东北林业工人的待遇、福利还都不错,一台电视机的话,老工人们能买起,就是想与不想的问题。

  像一些干部、家里条件好的,他们还会买收音机。但冰箱和洗衣机,就连周建军家都不会买。

  毕竟东北一到冬天,屋外全是冰箱。

  至於其它季节,尤其是夏天,地窖可以短期起到冷藏的作用。

  对於林区人来说,这就足够用了,毕竟这年头谁家能有多少吃的呀?

  而洗衣机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这时候的妇女宁可天天从早手洗到晚,也捨不得那电费去运转洗衣机。

  所以,周建军在与林业局安排的供销社经理对接时,洗衣机、冰箱一样就要了一台。

  就这,那供销社经理都很是惊讶。因为这两样东西,别的林区一台都不要。

  "啊,那……"赵军刚要开口,周建军桌上的电话响了,赵军转身望向窗外,周建军接起电话应了两声,紧接著把话筒一撂,对赵军道:"军吶,赶紧回去!

  "嗯?"赵军一愣,他还没说自己要干啥呢,周建军咋就撵上自己了?

  这时,周建军道:"营林、保卫的场长都来了,你是副组长,可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。

  赵军闻言微微皱眉,然后对周建军说:"姐夫,我往屯子打个电话。

  "咋的了?"周建军下意识地问道:"家有事儿啊?

  赵军把自己被借调的事,简单地和周建军说了一下,並道:"我往家打个电话,告诉老舅一声,让他和小臣午后再出来,我们下午再过去。

  "行。"听赵军如此说,周建军点头,道:"咋也得跟那俩场长见一面再走啊。

  没赶上,也就那么地了。可既然赶上了,那最好是见上一面。

  人家新官上任,肯定要对主管工作进行一些安排,赵军不怕任何人针对,但怕被人孤立。

  见面了打个招呼,起码让新来的场长知道有自己这么个人。

  周建军拿起电话通过内部线路打到永安屯,这时候王强正在屯部跟赵国峰、谭朝阳嘮嗑呢。

  电话一响,等候多时的王强一下子从板凳上躥了起来。

  电话接通,赵军告诉王强,让他和解臣下午两点再从家出来,三点在林场外碰头。

  眼下是十点十五,两大场长到场以后,肯定第一时间去见周春明,然后他们领导坐在一起开个小会,中午再到食堂吃顿便饭。

  所以,赵军想跟新来的营林场长、保卫场长搭上话,就得等到下午。

  不过没事,今天能去上永兴就行。

  从后勤组出来,赵军往保卫组走,却是碰见骑挎斗子回来的刘金勇。

  "组长,你干啥去了?"赵军很好奇地问了刘金勇一句。

  在他想来,自己前脚从保卫组出来打电话,刘金勇后脚就出去跑了,应该是想翘班,但到大门口得知了新场长到任的消息,这才折返了回来。

  可让赵军没想到的是,刘金勇根本不是翘班,只见他从挎斗上下来,就冲赵军招手道:"我撵你去了,咱保卫、营林的场长都到了,我寻思招呼伱一声,先别走。

  听刘金勇如此说,赵军不禁对其心生感激。这人有什么事能想著自己,想来以后在一起工作也不会有隔阂。

  回到保卫组,跟同事们嘮嗑到中午,赵军又跟同事们往食堂去。但不同的是,别人都拿著饭盒,赵军却是两手空空。

  这时候赵军才想起,自己的饭盒还在验收组柜子里锁著呢。

  不过没饭盒也不要紧,他今天还没带饭票呢,但到一食堂也不耽误吃饭。

  往食堂走的途中,碰到了车队一行人,赵军远远地看到李宝玉冲自己挥手。

  上班以后,李宝玉很少在人前喊赵军"哥哥",因为那样会被人笑话。

  两帮人匯合在一起,林祥顺直接对赵军说:"你没走就对了。

  "嗯呢。"赵军压低声音道:"见个面再走。

  "哥哥。"这时,李宝玉在赵军耳边小声说:"营林场长好像是我叔。

  "啊?"赵军一愣,就听李宝玉继续说道:"我听他们说,新来的营林场长叫李大智,那不就我叔吗?

  "啊……"赵军眨巴下眼睛,想起是有那么个人,是李大勇的叔伯兄弟。

  而且在岭南邵家做客的时候,邵家人还提起过这位。

  今天中午,一食堂的饭菜是两合面馒头、冻豆腐燉白菜粉条野猪肉。

  赵军他们进到食堂的时候,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了。今天在一號窗口前打菜的不是赵有財,而是韩大春。

  今天新场长来,赵有財应该是做小灶去了。

  没有饭盒的赵军仍在一窗口前排队,前面林祥顺打完饭菜后,赵军将林祥顺给的饭票送在窗口旁的木匣中。

  虽然不用饭票也能吃饭,但食堂里那么多人,怕会影响不好。

  "大春叔。"赵军对里面的韩大春说:"我没带饭盒。

  "没带饭盒……"韩大春迟疑了一下,然后把头往前一扬,道:"找地方坐去吧。

  "啊?啊……"赵军一听就明白了,转身就去林祥顺匯合。

  不大一会儿,有人端著盘子、小盔儿从后厨出来,盔儿里斜插著勺,盘子里则是用一双筷子穿著三个馒头。

  "军吶!"这人过来喊了赵军一声,赵军回头一看,连忙起身叫了一声"三哥"。

  这人姓冯,在家中行三,也是赵有財的徒弟。

  赵军接过饭菜,坐下后从筷子上拽下馒头,然后使筷子往菜里一插,立马察觉到了不对。

  他打量下四周,快速将菜翻动。隨著沉在底下的粉条被翻上来,还带出了一片片野猪肉。

  正常打菜,一勺里能有两片肉就不错了。

  赵军快速地夹起肉片,分给同桌的李大勇、李宝玉和林祥顺。

  吃完饭后,赵军还了餐具就回了保卫组。

  一直等到三点,赵军都等的不耐烦了,以周春明为首的一帮领导才来到了保卫组。

  这五个人里,除了周春明和他的秘书,新上任的生產场长刘仁山也是赵军的熟人。

  而另外两人,那个瘦高的,跟李大勇长得有几分相像。

  果然,周春明笑著介绍道:"刘场长,咱都熟悉哈。这位是咱营林场长李大智,大家欢迎。

  说完,周春明带头鼓掌。

  新领导到任,都得到各个班组走一圈,让工友认识一下,省著在外面因为点儿小摩擦,给场长打了都不知道。

  掌声落下,李大智面带笑容,向眾人道:"我是李大智,从曙光林场调来的。但我呢,是咱土生土长的永安人,这里是我的故乡。

  虽然我离开故乡小二十年,但我一直心繫著这片土地。如今再回来,我的心情十分激动。而我对工作的热情,正如我此时的心情一样……

  李大智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上了,这回赵军可知道,为啥领导们这么晚才过来了。

  "改G的春风吹遍大地,也吹到了咱们永安林区……"李大智一说就是五分钟,在临近收尾时,他仍激情澎湃地號召道:"我相信在我们这一代,一定能完成我们伟大民族的復兴,我们种花家也将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!

  说到最后一句时李大智高举手臂向前一挥,下面一眾保卫员掌声雷动。

  赵军一边鼓掌,一边暗想:"这叔总算是说完了!

  忽然,赵军有一种感觉,在这位叔的身上,隱约能看到李如海的样子。

  而这时,周春明与刘仁山对视一眼。

  "这傢伙说的也不挨边啊!"周春明在想:"他不能来爭权的吧?他跟大勇不是亲戚吗?那应该是自己人吶?

  刘仁山则是打心底佩服李大智,这老小子太能说了。自打从周春明的办公室出来,营林那边还没来得及去呢,就生產这边统计、调度、后勤,这才走到保卫,李大智就已经"演讲"四次,关键是次次还都不一样。

  在掌声中李大智向前、左、右分别点头表示感谢。

  "咳!"在掌声落下后,周春明轻咳一声,抬手指著另一个一脸严肃的中年人道:"这是咱们保卫场长阎书刚同志,大家鼓掌欢迎。

  说著,周春明先鼓起掌来,眾人隨之。

  待掌声落下,阎书刚开口,声音鏗鏘有力地道:"我叫阎书刚!

  他话音落下,眾保卫员还在等待,而这时周春明又带头鼓掌。大家一看才知道这位新来的保卫场长是个惜字如金的主,瞬间掌声炸裂,比刚才任何一次掌声都要热烈。

  "阎场长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"周春明抬手伸向刘金勇,然后为阎书刚介绍,道:"这是咱们保卫组长刘金勇,前几天受了点工伤,但轻伤不下火线,仍带伤坚持工作。

  刘金勇被周春明夸的有些惭愧,而这时阎书刚把手向他伸来,道了句"你好"。

  "阎场长你好。"刘金勇回应一句,就听周春明在旁说道:"刘组长,你给阎场长介绍一下咱们这些保卫员,以后你们就是阎场长手下的兵。

  在其他的组的时候可没这样,只跟组长、副组长认识一下就得了。但保卫组归阎书刚主管,所以就趁此机会就都认识一遍。

  至於耽误时间那根本不存在。介绍这二十多人耗费的时间,也比不上李大智的一次自我介绍啊。

  "是,周书记。"刘金勇应了一声,他转头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赵军。

  在这些保卫员里,赵军资格最小,但架不住他官大。

  这时,阎书刚看向赵军的眼神也带著几分好奇。

  刚才李大智白话的时候,阎书刚就暗中观察这些保卫员,他早就看赵军不对劲了。一个小年轻的和组长站在头一排,而其他人都站在他俩后头,那这肯定是有说道啊。

  "这是咱们的副组长,赵军。"刘金勇介绍完,赵军上前向阎书刚微微点头,道:"阎场长你好。

  "你好。"阎书刚没说什么,只平静地与赵军握手。而这时,一旁的周春明道:"阎场长,这是咱们营林保卫员,在咱们保卫组跟副组长一级。

  "什么?"阎书刚神情终於有了一些波动,他诧异地看向周春明,问道:"什么保卫员?

  "营林保卫员。"周春明为阎书刚解释,道:"他归你们保卫、营林双方领导,他主要的工作是保卫生產、营林。

  "嗯?"阎书刚仍是不解,看著周春明问道:"我们不都是这活儿吗?

  林场工作重心分两大块,一是生產、二是营林,保卫组保卫林场,也就是保卫生產和营林。

  "不太一样。"周春明耐心解释,指了赵军一下,才对阎书刚说:"他是特殊人才,咱们林区有山牲口伤人啥的,就归他管。

  "周书记。"阎书刚似乎性子很直,当场就问周春明道:"那我们不也是干这个的吗?

  "老阎吶。"这时刘仁山在旁插话,问阎书刚道:"你是鸭子架调过来的,离咱们这儿也不远,你听过伏虎将不得?

  "啊!"阎书刚闻言,神色为之一变,看向赵军道:"我说的呢?这小伙子这么年轻。

  这好像是自阎书刚出场以后,说的最长的一句话。

  赵军笑著向其点头致意,而这时李大智凑了过来,道:"那营林保卫员,春、秋、夏就跟著我们营林工作唄?

  生產是一线,这是最主要的,毕竟木材是要支持国家建设的。

  而营林是二线,乾的是抚育树苗、种植、清理、维护道路等一系列工作。

  见李大智向自己看来,赵军笑著点头,叫了一声"李场长"。

  见李大智向自己伸手,赵军连忙伸出双手准备与其握手。可下一秒,赵军抓了个空,李大智伸出的手往起一扬,指著赵军问道:"你是不是赵有財家的?

  "是。"赵军应道:"赵有財是我父亲。

  "嘖!"李大智晃手指著赵军,对身旁的周春明说:"这孩子,跟他妈长得可像了。

  说著,李大智双手在身前比划,道:"我走那年,这孩子才这么大点儿。

  赵军:"……

  "啊,呵呵。"周春明呵呵一笑,李大智这话,他都不知道该咋接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hl9.cc。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:https://m.shl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